赵玉影:想起那年“大包干”
日期:2019-10-05 浏览

赵玉影:想起那年“大包干”


亳州广播电视台  药都时空  前天






手绘/张国雯

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在人民公社流行一段时间之后,亳州紧跟着国家步伐,实行起“大包干”,在一两年的时间里,农村农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
所谓大包干,就是当时人们对分田到户、包干到户的统称。那时候,人们还有一段顺口溜,把大包干描述得很形象:“大包干,大包干,直来直去不拐弯,交够国家的,留足集体的,剩下都是自己的。”


70岁的赵玉影,是土生土长的老亳州人。她在谯城区谯东镇大寺街上的粮站附近,住了大半辈子,朝朝暮暮,见证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变迁。虽然年纪大了,但过去的事儿,赵玉影记得一清二楚。



讲述人 赵玉影


在她的记忆中,大寺人民公社刚成立时,大家都铆足了劲儿,干得热火朝天,然而时间长了,弊端也就一点点地暴露出来了。“干多干少一个样、干好干坏一个样,一年干到头,分到的东西不够吃”。赵玉影回忆说,在那种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社员就出现了磨洋工的情况。人们出工不出力,每天一大早出去,晚上很晚回来,但劳动积极性很差。“队长在,我就磨;队长走,我就站。”后来,这种干活方式成了很多人的日常。历史长河中,当一种事物弊大于利时,往往都会被另一种新事物所取代。



农家丰收女童乐(1988年 刘涛/摄)


人民公社退出历史舞台后,大包干犹如春风般开始吹遍亳州大地。赵玉影说,当时他们村实行大包干,基本上分为两步:由生产队包干到组;再由组里面包干到户。这个新政策刚开始实行时,老百姓对它了解不多,但是听说取消了按工分分配劳动成果,大家都特别开心。



农家小院(1989年 刘涛/摄)


不过,刚开始包产到户时,赵玉影和其他村民们有些犹豫。“俺要是费心费地把地种好了,万一回头政府再把土地给收回去了,那俺不就白干了吗?!”直到他们亲眼看到越来越多的生产队实行了分田到户,彻底砸烂了“大锅饭”,大家才完全放手去干。从那时起,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迸发出来。


赵玉影:大锅饭到大包干

来自药都时空

00:0000:49



“也舍得上肥料了,也不用天天耗着了,有活儿就多干点,没活儿就少干点。”赵玉影说,实行大包干的第一年,他们家的粮食产量就达到了一亩地七八百斤,是之前的四五倍。从那时开始,农民们的生活明显变得好起来,这一点,从吃穿上就能体现。“以前,过年都吃不上好面,没粮食吃就烀红芋,衣服都是补丁摞补丁。实行了大包干没几年,这些情况就渐渐好转,成为了历史。”


每一份记忆都是一段宝贵的经历,在经历了之前的艰苦岁月,才更加明白如今的幸福生活,是多么来之不易。赵玉影说,现在他们的生活,普普通通,平平淡淡,虽没有大富大贵,但她很知足。



审核/王磊 刘冰

编辑/刘燕 刘宏涛



点亮,让更多人看到